闭关学习去了

藤木游作世界第一好
YGOv6吃all作主了游尊游
过激作受厨作作亲妈粉
绝对绝对吃不下逆
天雷作/攻/左/受
放飞自我开破车选手
新手司机‖我流OOC

基本是all主角only

占tag致歉_(:з)∠)_
新建了一个ai游only群_(:з)∠)_
想腾个地方好好聊ai游,感兴趣的朋友欢迎来一起交流脑洞嗑ai游哇!
△ai游不逆不拆△

all主角过激洁癖

主角极右,主受固定

☆YGO zexal/vrains all游

游家人左位请不要和我说话,对家一概拉黑屏蔽

雷区主角/攻,是见逆死体质

无证驾驶的新手司机,还需要好好努力

高三学业繁忙中,不常出没,慎fo


【游作中心】败北妄想


超短打爽文注意ooc注意,纯脑洞纯妄想注意

“You Lose”

忘记了是多少个让他从梦魇中惊醒的夜晚重叠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生硬的机械音仿佛把他拉回纯白的地狱。

生命值清零。

十年不曾听过这个声音在自己这一方响起,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决斗中将对手击入败北境地的藤木游作,成为败者。

数百的生命值削减,对平常的藤木游作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疼痛顺着link vrains的痛感系统切实地传达到虚拟体Playmaker身上。

明明之前比这要更猛烈的攻击都扛了下来,细微的疼痛转化成令人胆寒的电流麻痹了他的神经。

他从未忘却如同勒紧他喉咙几近窒息的恐惧,每每回想都将那些痛苦沉淀到心底,以追逐者的姿态向前进。

好痛。好痛。好痛。

总是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碧绿色眼瞳盛满了茫然和恐慌,眼睛怔怔地睁大,瞳孔缩小,眼眶里渗出泪水。

他听不到耳边Ai和Soulburner焦急的呼唤,嗡鸣声在脑中撕扯着僵硬的思绪。眼前敌人的面影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恍惚之间,他感到自己重回那片强制和人工智能决斗的黑暗空间。

听不到。
看不到。

双腿在颤抖吗?
呼吸在急促吗?
身体在疼痛吗?

还在
那个地狱吗?

“不…不要……哈……哈啊…呜……”

如同雕塑般伫立着的他突然失了力气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头,细小的声音颤抖着重现来自败北的恐惧。

Fin.

【了游】荒芜

是给枫枫的生贺哒!因为考试很多鸽了一周(土下座)生贺发刀会被揍的吧绝对会吧(顶锅盖逃)
※游作死亡梗,超短打
※了→←←←←←←游
※我流ooc注意 塞满个人脑补妄想
※意识流胡言乱语艰涩难懂请原谅
可以的话请↓



*你一直是孤独的,

你无法逃脱寂寞的感觉,

直到你死去。

藤木游作确信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

孤独得需要反复咀嚼昔年那段声音的情绪才能活下去。他是屹立在海上的孤岛望着碧蓝的浪尖,有海鸥洁白的身影掠过,不为他停留,却在心里烙下难以磨灭,更无法磨灭的印记。

当他看到自己虚拟体的身体分崩离析,他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对面的人脸上覆盖着面具看不出表情,伸出的手仿佛在探求和挽留些什么,Ai显露出张牙舞爪的姿态,紫黑色的触手将他包围,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逐渐淡去,一切在变得黯淡的碧绿双瞳中模糊。

或许是第一次,海鸟扑棱着翅膀落在海岛上。他笑了,不是身临绝境展露出来的勇气,更不是勉强扯出的苦笑。带着如同了结心愿的释然,他将目光投向对面那人,他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不自觉地,五官都柔和下来,嘴边噙着浅浅的笑意。

身体由内到外支离破碎的感觉伴着疼痛和无力撞击他的大脑,游作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再发出声音。他翕动着嘴唇做出口型,却私自觉得对方大概不甚了解,心里又期盼着自己的意愿能够切实地传达,这句无声的话语仿佛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是你的话,可以拯救我
是我的话,也可以拯救你。」

Ai慌乱地从决斗盘中钻出,张牙舞爪的紫黑色触手极力追逐着消散在半空中的绿光,却如同捧着一堆沙,越是用力攥紧,沙粒流失得越快。不同于被破解龙啃碎身体的心有余悸,Ai看着创造主那双总是盛着摄人光芒的绿眸逐渐黯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恐惧。

拥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没能察觉到自己正在多么迫切地祈祷——

不要死。

来自十年前的罪孽和因缘,来自十年前那抹小小的身影灌铸成的锁链紧紧捆住鸿上了见,然而那份负罪感的源头正在自己面前走向生命的终焉,企图用自身的毁灭斩断阻止他前进的铁链。

游作露出虚弱的笑容,像是在给那个聒噪的人工智能安慰,失去光彩的眼眸望着对面的那人,意识慢慢地飘远,数据化的身体也在半空中淡成虚无。

直至最后,他都不会后悔。

那个孩子,那个即使屡次在决斗中失败而发出悲鸣、伤痕累累却又颤抖着执拗地站起来的孩子,最终还是被这双沾满罪孽的手扼住咽喉,行走到生界的彼岸。

悲哀的事件没有摧毁那个孩子的意志,给予他勇气的人剪断了他的生命线。

鸿上了见,你最终还是杀死了他。



*选自《巴黎的探戈》

这个号主推游戏王
沉迷打牌沉迷主角组沉迷六代同堂
之前因为我发的文关注的盆友们还是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关注了叭(゜ロ゜)

赞美所有画ygo和写ygo的太太们,希望他们开开心心地画画或写文,开心地画更多自己喜欢的角色,开心地写更多关于自己喜欢的角色的故事,太太们可爱而且很好,我喜欢他们的作品也喜欢他们本人,ygo圈有他们在真是特别令人高兴和庆幸的事了。